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股票 » 正文

专访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一个职业做空者的市场伦理

  编者按:股价一夜崩塌的瑞幸咖啡再次唤起了人们对于此前浑水做空报告的回忆。卡森·布洛克和他创办的浑水一直就是做空的代表,不过按照浑水的说法,这次做空瑞幸的报告并非他们所为,而是由一个匿名信源提供,希望借助浑水的影响力来广为传播。而这正符合卡森所主张的“积极卖空主义”,在《巴伦周刊》2019年1月对于卡森·布洛克的专访中,布洛克认为,活跃的做空力量不仅能帮助上市公司获得更准确的定价,它还能遏制市场中那些“恶”的行为,带来社会效益。尽管投资一直被认为无关道德,但布洛克主张,如果一家公司的商业模式中无法剔除有害因素,那么投资者就有义务在了解之后卖出,卖方分析师也有义务调低评级或者取消关注。也许你并不同意他的观点,或者并不相信他的真诚,但是不妨看看卡森·布洛克是如何来阐释一个做空者的市场伦理。

  2010年,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率先采用了激进的卖空策略,发表了对他认为存在欺诈公司的详细批评。他的公司,浑水(Muddy Waters),帮助戳破了那个时代的中国企业通过空壳公司在美国交易所上市来逃避审查的泡沫。

  大约5年后,布洛克创办了一家同名的对冲基金,并采用激进的做空投资策略,公开谴责公司和个人的不良行为。上个月,在投资者惠特尼·蒂尔森(Whitney Tilson)组织的 KASE Learning Shorting 大会上,布洛克提出了一项新的道德倡议: 取消华尔街对那些严重损害公众利益的公司的支持。布洛克说,卖空者应该唤醒那些为有毒业务推波助澜的银行家、分析师和基金经理们。《巴伦周刊》最近采访了布洛克,询问他如何根据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进行强有力的投资。

  《巴伦周刊》:你因为写过一些批评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的首份“激进卖空者”报告而一战成名,比如东方纸业(Orient Paper),纽约证交所上市的股票,它最终崩盘。

  卡森 · 布洛克:我放出了东方纸业的做空报告,这打开了揭露中国在美国上市公司欺诈行为的大门。这份东方纸业报告的成功,以及下一份绿诺科技(RINO)的做空报告,造就了一大批竞争对手。我们全力以赴来揭露这些事情。

  《巴伦周刊》:在与证监会的欺诈指控达成和解(但没有承认有罪)后,绿诺科技被摘牌,其高管也被禁止入市。东方纸业对你的指控提出了质疑,美国证交会在未采取任何执法行动的情况下结束了调查,但该公司的销售额一直在稳步下滑。

  卡森 · 布洛克:在这样做了大约两年之后,我意识到让这些存在欺诈行为的中国企业能够在美国上市的利益冲突,实际上跟普遍存在于股市中的利益冲突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开始关注中国以外的公司。利益冲突和道德败坏的管理层造成的机能失调无处不在。

  《巴伦周刊》:你(在做空上)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但也有一些引人瞩目的失败,比如你在2012年做空了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大宗商品公司奥兰国际(O32.Singapore)。

  卡森 · 布洛克:他们多次得到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Temasek)的纾困。由于政府的救助,这家公司股票最终上涨。所以我们是对的,但是从长远来看,这笔做空并没有赚到钱。

  绝大多数我们公开做空的东西的确都会在中期和长期下跌。从命中率来看,我们的记录可以和任何做多的人相媲美。而且那还是在10年牛市期间。

  《巴伦周刊》:你今天是怎么运作的? 你的基金是一个常规的对冲基金吗?

  卡森 · 布洛克:直到2015年,我们还没有管理外部资本。然后在2015年末,我创办了浑水资本( Muddy Waters Capital LLC),负责管理私人基金,也就是对冲基金。我们的投资策略主要是一种激进的卖空策略。我们已经把这门生意制度化了,它仍然是一家小公司。我们管理着大约2亿美元。

  我们仍然在公布我们的报告。但是在过去的8年半时间里,世界的发展让(做空)这件事变得更有挑战性了。人类的注意力持续时间并没有变长。我们过去的印象是,人们可能会读报告的前三到五页,而现在,我甚至不知道人们是否能读完前三到五句话。所以我们制作了两个短片的视频报告。你应该能从12月开始在我们的网站上的OSI 系统(OSIS)里看到一个。

  《巴伦周刊》:你没有在 KASE 会议上提出一个新的简短的想法,而是主演了一出道德剧。

  卡森 · 布洛克:我认为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可以来讨论一些我已经考虑了一段时间的事情,那就是基于道德的积极卖空行为。

  《巴伦周刊》:像你这样的空头十字军,看上去总是在服务于一个道德目的。

上一篇:招商移动互联网产业股票净值上涨4.90% 请保持关
下一篇:券商高管也讨薪!曾经月薪30万,这家券商前副总裁踏上千万讨薪路!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二维码